一之赖玲发育中的小只马

一之赖玲发育中的小只马

升麻、柴胡、羌活、独活、防风、干葛,皆辛温上行之物也,故用之以升少阳之气,清阳既出上窍,则浊阴自归下窍,而食物传化自无抑遏之患;芍药味酸,能泻土中之木;人参味甘,能补中州之气;生甘草能泻郁火于脾,从而炙之,则健脾胃而和中矣。此论常疟寒热之理也。

 宋徽宗食冰太过,病脾疾,国医不效,召杨介,进大理中丸。本方合益元散,治诸湿淋沥。

何柏斋曰∶造化之机,水火而已,宜平不宜偏,宜交不宜分,火宜在下,水宜在上,则易交也。寒伤营,营血内涩,不能外通于卫,卫气闭固,津液不行,故无汗发热而恶寒;风伤卫,卫气外泄,不能内护于营,营气虚弱,津液不固,故有汗发热而恶风。

 半夏、生姜行水气而散逆气,能止呕吐;茯苓宁心气而泄肾邪,能利小便;火因水而下行,则悸眩止而痞消矣。又曰;胆移热于脑,则辛鼻渊。

经曰∶虚则调其母,脾是肺之母,是故用之。寒毒藏于肌肤,至夏变为热病;热病未除,更遇温热,名曰瘟毒。

温病热病,亦有先见表证而后传里者,盖郁热自内达外,外不得泄,还复入里,而成可攻之证,非如伤寒从表而始也。心主血,血濡则大便润,血燥故大便难。

Leave a Reply